© 蕾丝与皮革
Powered by LOFTER

撷芳记 03

最绮。半架空武侠AU,有原作基础上的私设,假设最光阴下山遇到的是年轻的江山快手。两个年轻人的故事。


前文:01   02



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江山快手知晓天谱之事,有心人不会善罢甘休,却不知道会来得如此之快——快得他还不及描完一朵牡丹。

“小子大胆!” 暗影幢幢,来者四五个人,皆是一身夜行衣,“那天谱是何等宝物,只怕你没有独吞的本事!”

江山快手慢悠悠自梳妆台前侧过脸来,道:“什么独吞?我不过受人之托,保管一项物件罢了。”

他面上带笑,声音却是极冷,五指在袖中暗暗捏成了拳头,攥了又松。最光阴听了宝物之说,...

有情风

碧眼银戎/紫芒星痕。ABO设定,内有R18。

定位在五龙未下凡时,内有一定私设,经不起较真,只是为了爽爽


紫芒星痕近日头疼的事有两件。

其一便是这挥之不去的头疼,服了汤汤水水,久不见好。他身居五殿其一,承的是龙皇一脉至高至纯之血,哪里受过这等小痛小病的缠绵骚扰,军医不敢怠慢,却也诊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道是“战神殿下军务操劳”,殷殷叮嘱,万万不可思虑过重。

至于其二……

风送旌旗,马踏尘沙。正值日暮时分,紫芒星痕率着一小支亲信立在军营门口,遥遥可见一行人马打着数面碧色旗帜,自远而近,正打视野尽头那座土丘上下来——他觉得额角更疼了。战地荒凉,这会儿正是起风的时候...

撷芳记 02

最绮。半架空武侠AU,有原作基础上的私设,假设最光阴下山遇到的是年轻的江山快手。两个年轻人的故事,后者年龄约为20出头:)


前文:01



江山快手的居所甚是干净,不大的屋子,一榻一桌而已,屋主人却是有心思的:这一室间若说配与文人,则嫌粗枝大叶,可若要配与一名少年游侠,又显得匠心别具,多有精巧了。枕边是刀,案上是琴,他竟也在这一起一卧间游走自如。

兽花老者确在此处,最光阴知晓江山快手所言非虚,自也敌意尽释,两人便互通名姓,算是结下了这段因缘。他天地为庐,无处可去,又抵不住江山快手再三挽留,便在小筑暂留下来。光之子神格矜贵,在时间之境中受日荫哺育,自然不擅凡俗起居这...

撷芳记 01

最绮。半架空武侠AU,有原作基础上的私设,假设最光阴下山遇到的是年轻的江山快手。两个年轻人的故事,后者年龄约为20出头:)



最光阴背着刀,走在暮霭沉沉的密林里。

江湖侠客,常揭过形形色色的榜,若是白纸,小小报酬往往唾手可得;可如光之子此时此刻手中这张,殷红如血,杀机横溢的,在侠义榜上高悬了数年数月,也未必有人敢碰。最光阴初入苦境,不通事理,那日单凭“行侠仗义”四字,便飞身一跃,撕去了悬在最上头的那张榜,引得四下连连惊呼——鬼怪之说,凶险难测,要去的不是死志已定,便是疯疯癫癫,这少年生得冷情俊俏,言辞又笃定沉稳,哪里是个疯子的模样?

便有人劝道:“少年人...

记个简单的民国paro的最九脑洞:)


真要沾亲带故的算起来,九千胜还要算是最光阴的上一辈。他虽然辈分大,但长得年轻,哪哪又都迷死个人,跟少主就玩得额外亲近。
狐狸家是带上海口音的,少主先前大多数时间都在留洋,回来不要说是本地话,就是中文,都讲得并不十分利索。于是九爷就常给他讲,说什么礼尚往来,也要他教法语;结果最少爷发现这个男人的舌头是这样软,好像天生要发那些听起来珠圆玉润的音节,舌尖裹一层蜜糖,要比他这个多瑙河畔回来的男孩子说得更动人,更蛊惑人心。他这样想着,教着教着便要脸红。九千胜笑眯眯的,哪里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,就说我们歇会儿,屋里太热了,叫人给侬拿点喝的来噢。
拿的向来都是甜奶,最少爷喜...

CP21 · 最绮小料小说本《心爱之人》

决定汇总目前为止完结的文作个纪念,小料信息请见宣图。

收录篇目:《沽酒当垆》 / 《心爱之人》 / 《寻刀》 / 《Cave》

封面&宣传 /  @八音 


[预售地址]

已结束


[补充说明]

预售时间:11.10(周五)晚9:00 —— 11.20(周一)晚23:59

可选择场取与通贩两种方式。场取请拍场取链接,作者会在CP21的DAY1出没,欢迎搭讪,会场面交的姑娘将得到松鼠的松果投喂;通贩请拍通...

Cave 04 / END

最九。哨向paro,最哨九向,本章完结,有R18。和谐得太厉害了,请点文中链接。


 

那些流言蜚语由来已久,哨兵如同大搞破坏的潜在病人,而向导则是窥视内心的引诱专家。人们追求的神话已非古典式的英雄主义,在轰轰烈烈的解构风潮之下,他们身处这样一个时代——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。*


但相反地,心是这样一种物事:它柔软,脆弱,却不会熔化。

 


最光阴在海水苦涩的咸味中醒来,发现自己正仰躺在湿润的海滩上。潮水已经退去了,海鸟嘲哳的叫声在上空时远时近地盘旋,这个岛屿如同进入了绝对的沉睡,在他意识昏沉的冗长时间里,再没有...

Cave 03

最九。哨向paro,最哨九向,有私设。本章有刹车。下一次更新可能就完了,欢迎各种评论。;)  



九千胜原以为,那个逃走的向导会反咬他们一口。他甚至做好了打开精神领域接受众人检查的准备,因为相比之下,让一个哨兵承受此种压力更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。然而,当他们回到基地时,一切风平浪静,除了人们正为那两人的失踪而议论纷纷。


向导的尸体是在第二天傍晚被人发现的——他到底是没能走出这片森林。理所当然地,失去了哨兵出色的官能与保护,四处潜藏着危险的密林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他的坟茔。人们草草收殓了他,紧接着是他的搭档,但哨兵胸口那道人...

Cave 02

最九。哨向paro,最哨九向。



精神领域是甜蜜又危险的地带,它囊括了诗人所能赋予“灵魂”一词的一切浪漫,同样也是他们赤身裸体地互相杀戮的地方。如何与伴侣相处是塔开设的必修课,通常令人昏昏欲睡,它并未消除偏见,也没能教授任何行之有效的技巧,孤独的灵魂仍是孤独的,它拒绝被人倾听。


九千胜想起他的学生年代,那时正值战争末期,教学大厅里坐得稀稀落落,额外惨淡,人们明显更关心战事的进程,而非台上学院派气质浓厚的老学究的说教。窗外露出蔚蓝的天穹,还有一角茂盛的梧桐树,正随风沙沙摇曳。空气中漾满了秋季最后的花香,混杂着白昼正慢慢死去的腐味。九千胜与它长...

Cave 01

最九。哨向paro,最哨九向。私设很多。

很纯洁,大概是清水,有一段完全看不出什么问题的被屏了,只能中途放个外链。




他们已经被困在这座孤岛上三天了。一场恶性的暴风雨将他们送来此处,船在搁浅前便触礁了,人们靠着破碎的甲板与为数不多的逃生艇仓皇登岸。一切都像是噩梦,当人们从梦神的利爪下挣脱出来时,发现彼此都躺在潮湿的沙滩上,衣衫褴褛,狼狈不堪;更糟糕的是,这群哨兵与向导几乎失去了所有现代文明的造物,就像被强行剥离出羊水的婴儿,不会呼吸,更不会行走。


他们纵然是天赋异禀的,然而不可否认,他们也正身处在同一条梅杜萨之筏上。...


心爱之人

最绮,现代paro。私设如山,我流严重,含有性描写,请选择性食用。


喜欢一个人不必喜欢他的香水,也无需喜欢他车里放的那些CD。最光阴说。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脸终于肯朝镜头侧来一个微妙的角度,看起来有些矜傲——未脱稚气的。他从不掩饰对形形色色的校园采访的排斥,尽管,这些邀约大多源自于他那极具话题性的恋人。

他的回答总是令人失望,不解风情,问他的人却从来不厌其烦;他只得再重复了一遍。我不是在说感情观的问题,事实上,我从来没懂过那些。


他坐在咖啡馆的高脚木椅上,双手交握,两条腿以一种介于自律与散漫之间的姿态,恰到好处地垂在那里。对于一个传

解红绡 01

最绮。由对江山快手的私心引申出的一个俗梗。


白衣不是世间罕物;白衣刀客,也非凤毛麟角。最光阴在苦境走动的时日里,见过各种各样的白衣,或出尘,或风流,至于西施还是东施,又是不一而足了。

人间有这样多的白衣,却只有一个不着绮罗的绮罗生。究竟是一个爱干净的人选了白色,还是白色落到他身上,使他从此更爱了干净,是谁也辨不分明的。

等到最光阴开始慢慢梳理记忆的时候,他才得以从那些积杂的角落里,大浪淘沙一般地翻出一抹殊色。惊鸿一面,红的是刀下的血,却红不过天上的月;花开在袖间,开在面上,浓墨重彩,是我花开而百花杀的凛冽。这样的绮罗生,他只见过一回,在他仍有些混乱的记忆里,顽固地画着这一笔...

沽酒当垆

最绮,一块无逻辑的小甜饼,顺毛能手心酸史


有脾气的人是不难哄的,绮罗生想。酒用来赔罪,脾气小的,一壶酒就如一瓶蜜,尚未入喉,甜味已让人闻着心情大好;而再偏执些的,大不了当作迷魂汤,酒过三巡,灌得人也微醺,话匣子开了,便没有疏通不开的脾气。这是一说。不爱酒的,便换茶来,君子谈事,无茶不欢,是如水的交情,各饮一杯,愿吃了这杯茶,脾气也就尽消了。这又是另一说。

绮罗生三十余年来深谙此道,除却陈年旧事,冤冤相报,没有哄不好的人,解不了的别扭。他是个刀客,已臻极境的刀客,也很有些风雅爱好,且都不只在皮毛,哪一样都火候精纯,几乎要喧宾夺主,让人一时忘了他的刀...

寻刀

最光阴 / 九千胜 

 

九千胜说,我想要一对好刀。

说这话时,他正擦拭着他的双刀。他的刀如他的人,镶金缀银,玉骨剔透,艳而不华,时人皆道,前无古人的名刀,配着后无来者的刀神,江湖美谈,莫过于此。

他们坐在一处房屋的坍墟上,不远处是来来往往的难民。刀有些脏了,好似明珠蒙尘,九千胜替它拭去;他的人也如他的刀,雪白的长发上落了灰,过路的人无不在心中慨叹,这般的人,这般的刀,为何会在这里呢?

“你有刀了,而且是很好的刀。”最光阴将骨刀插进瓦砾,去将刀神发顶那点尘埃拂尽,不解道,“我听闻你兜转千战,未尝一败,用的就是这对名器,你有何不满?”..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