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在水

你为何未曾尽兴?

©天在水
Powered by LOFTER

撷芳记 03

最绮。半架空武侠AU,有原作基础上的私设,假设最光阴下山遇到的是年轻的江山快手。两个年轻人的故事。


前文:01   02



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江山快手知晓天谱之事,有心人不会善罢甘休,却不知道会来得如此之快——快得他还不及描完一朵牡丹。

“小子大胆!” 暗影幢幢,来者四五个人,皆是一身夜行衣,“那天谱是何等宝物,只怕你没有独吞的本事!”

江山快手慢悠悠自梳妆台前侧过脸来,道:“什么独吞?我不过受人之托,保管一项物件罢了。”

他面上带笑,声音却是极冷,五指在袖中暗暗捏成了拳头,攥了又松。最光阴听了宝物之说,...

有情风

碧眼银戎/紫芒星痕。ABO设定,内有R18。

定位在五龙未下凡时,内有一定私设,经不起较真,只是为了爽爽


紫芒星痕近日头疼的事有两件。

其一便是这挥之不去的头疼,服了汤汤水水,久不见好。他身居五殿其一,承的是龙皇一脉至高至纯之血,哪里受过这等小痛小病的缠绵骚扰,军医不敢怠慢,却也诊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道是“战神殿下军务操劳”,殷殷叮嘱,万万不可思虑过重。

至于其二……

风送旌旗,马踏尘沙。正值日暮时分,紫芒星痕率着一小支亲信立在军营门口,遥遥可见一行人马打着数面碧色旗帜,自远而近,正打视野尽头那座土丘上下来——他觉得额角更疼了。战地荒凉,这会儿正是起风的时候...

2017年做了许多自己想做的事,尤其是因为文字结识了一些有趣的友人。希望自己能在享受生活的道路上更进一步,也感谢半年以来所有的红心蓝手和转发评论:D

学业缘故,更新频率总是成谜,十分担心以后是不是要漂流瓶见了(。

总而言之,祝各位新年快乐,新的一年没有水逆(?),如愿以偿,对喜欢的CP多多吃糖,对想买的东西荷包满满!XD

撷芳记 02

最绮。半架空武侠AU,有原作基础上的私设,假设最光阴下山遇到的是年轻的江山快手。两个年轻人的故事,后者年龄约为20出头:)


前文:01



江山快手的居所甚是干净,不大的屋子,一榻一桌而已,屋主人却是有心思的:这一室间若说配与文人,则嫌粗枝大叶,可若要配与一名少年游侠,又显得匠心别具,多有精巧了。枕边是刀,案上是琴,他竟也在这一起一卧间游走自如。

兽花老者确在此处,最光阴知晓江山快手所言非虚,自也敌意尽释,两人便互通名姓,算是结下了这段因缘。他天地为庐,无处可去,又抵不住江山快手再三挽留,便在小筑暂留下来。光之子神格矜贵,在时间之境中受日荫哺育,自然不擅凡俗起居这...

撷芳记 01

最绮。半架空武侠AU,有原作基础上的私设,假设最光阴下山遇到的是年轻的江山快手。两个年轻人的故事,后者年龄约为20出头:)



最光阴背着刀,走在暮霭沉沉的密林里。

江湖侠客,常揭过形形色色的榜,若是白纸,小小报酬往往唾手可得;可如光之子此时此刻手中这张,殷红如血,杀机横溢的,在侠义榜上高悬了数年数月,也未必有人敢碰。最光阴初入苦境,不通事理,那日单凭“行侠仗义”四字,便飞身一跃,撕去了悬在最上头的那张榜,引得四下连连惊呼——鬼怪之说,凶险难测,要去的不是死志已定,便是疯疯癫癫,这少年生得冷情俊俏,言辞又笃定沉稳,哪里是个疯子的模样?

便有人劝道:“少年人...